随着石油和天然气价格飙升,巴菲特“新宠”西方石油净利润创下历史新高。

5月11日西方石油公布财报,第一季度归属股东的净利润为46.76亿美元,创下历史新高,相比之下,2021年同期净亏损为3.46亿美元。第一季度西方石油净销售额为83.49亿美元,同比飙升逾50%,去年同期为52.93亿美元。自由现金流为33亿美元,也创下了历史新高。

股息方面,西方石油将2022年第一季度的季度股息提高至每股0.13美元,并于2022年4月15日支付。目前西方石油的股息仍低于疫情前的水平。公司高管表示,一旦西方石油将净债务从目前的270亿美元降至约200亿美元,他们就会考虑提高派息。

从“至暗低谷”到“高光时刻”

2019年,在巴菲特100亿美元大手笔的支持下,西方石油成功收购竞争对手安达科石油(AnadarkoPetroleum),但也因此背负了高达400亿美元债务。

随后疫情给了西方石油重重一击。2020年疫情暴发后,全球能源需求骤减,油价一度跌入前所未有的负值,各大能源公司股价也纷纷暴跌,巴菲特更是选择了清仓西方石油,后者进入了“至暗低谷”。

不过,随着全球经济复苏,世界对能源的旺盛需求再度燃起,油价随之飙升,西方石油的股价也迅速反弹,终于迎来“高光时刻”。西方石油是一季度标普500指数中表现最好的公司,股价上涨了一倍多,创下史上最好表现。

在华尔街眼中,能源股估值依旧偏低、基本面强健、信贷状况改善、大发股息并且具有抗通胀属性,正在成为高通胀和地缘危机下的极佳避险工具。

巴菲特重新大举加仓也是西方石油股价暴涨的重要原因。在西方石油2月发布优异财报后,巴菲特今年多次加仓西方石油公司,累计大举投入逾70亿美元。

在今年的股东大会上,巴菲特曾被问及为何重仓持有石油股。巴菲特表示,目前美国政府有不少战略石油储备,现在大家可能会觉得,美国有这么多石油储备是好事。“但仔细想想,现在的储备其实依然不够多,三到五年就可能没了,你也不知道三五年后会怎样。”

新纪元期货研究所所长王成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因为周期性看好高油价的持续性,看好油气生产企业的发展前景,巴菲特选择重仓持有石油股。

在股东大会过后,巴菲特继续“买买买”的步伐。伯克希尔向美国证监会(SEC)提交的监管文件显示,公司在5月2日和5月3日以每股56美元-58.37美元的价格继续购入西方石油公司,两个交易日总买入金额超3.3亿美元。交易完成后,伯克希尔对西方石油公司普通股持有比例从14.6%上升至15.2%。

石油行业高级经济师朱润民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巴菲特的举动体现了资本的趋利性,当前国际原油价格大幅攀升给投资者带来了丰厚的回报,而且未来的预期回报也很强烈。

朱润民认为,传统能源不会像有些机构预测的那样很快就被替代。从人类能源历史来看,一种新的能源出现并不能很快实现对传统能源产生颠覆性的替代,更多是补充其在量和形式上的不足,化石能源不会很快就被取代。

能源股喜迎“春天”

在经历了疫情的重创之后,能源股如今终于迎来了“春天”。在西方石油优异财报背后,能源巨头们一季度财报普遍亮眼。

随着石油与天然气价格飙升,英国能源巨头bp第一季度营收大涨40%,达到510亿美元。此外,bp第一季度调整后净利润高达62亿美元,远高于去年同期的40.7亿美元。

壳牌一季报也超出市场预期,一季度调整后净利润为91.3亿美元,创下2008年以来最高。相比之下,去年一季度壳牌利润仅为32亿美元,2021年四季度为64亿美元。

此外,雪佛龙财报显示,一季度归属于普通股东净利润为62.59亿美元,同比飙升逾350%,创下2012年以来最高水平;一季度营收为543.73亿美元,同比增长69.76%。

与此类似的是,一季度埃克森美孚营收高达905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591.5亿美元飙升53%。不计入撤出俄罗斯Sakhalin-1项目减记的34亿美元,一季度调整后净利润为88.33亿美元。

西方石油主营业务业绩也全线狂飙。按照业务划分,西方石油第一季度石油和天然气净销售额为60.75亿美元,而2021年同期仅为36.64亿美元;一季度化工业务营收16.84亿美元,去年同期为10.88亿美元;中游和市场营销营收8.82亿美元,去年同期为8.07亿美元。

在王成强看来,尽管全球正在推进碳中和进程,但传统能源依旧是经济发展的压舱石和稳定器,传统能源和新能源有相互依存、共生共荣的关系。可以预见,在相当长的时期内,世界仍将依赖传统能源。

值得注意的是,在赚翻了的第一季度,西方石油偿还了33亿美元债务,占其债务的12%。自2019年以来,西方石油总计已偿还了约133亿美元债务。

除了传统能源业务,西方石油也在追逐碳中和的时代风口,计划投资约10亿美元建设一个直接空气捕获(DAC)工厂,用以捕获空气中的二氧化碳。西方石油计划今年下半年在二叠纪盆地开始建设工厂,并于2024年开始运营生产。国际能源署预期,工厂建成后预计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DAC项目,目标是每年从大气中去除100万吨二氧化碳,是目前全球范围内运营的19家DAC工厂碳捕捉能力之和的100倍。

此外,西方石油还表示,今年公司在低碳业务上的投资总额将达到2.75亿美元,计划逐步发展3个碳封存中心,将于2025年投入使用,到2035年再开发69个规模较小的DAC设施。

通过碳捕捉,西方石油可以获得碳积分,并可以将其出售。更重要的是,西方石油已经将此付诸行动。

今年3月,西方石油已经与空客达成协议,将向其出售40万吨减碳积分。根据协议,空客向西方石油下属的1PointFive预购每年10万吨的减碳积分,持续四年。此外,西方石油还与韩国SK国际贸易签订了一项预购协议,将向其每年提供20万桶的零排放原油,协议期为五年。

“减碳业务可以成为公司新的发展引擎。对投资者来说,未来这项业务可能比传统的化学业务更有价值,后者在2021年为西方石油带来了超过15亿美元的收益。”西方石油首席执行官VickiHollub展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