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小的时候,认为爱斯基摩人就是圣诞老人,他们会在圣诞之夜驾着漂亮的驯鹿雪橇,在厚厚的积雪中前行,给每一个睡梦中的小朋友送来梦寐以求的礼物。所以,从年幼之时起,由读童话故事而建立起来的对爱斯基摩人的好感,并没有因为长大了而消失,反倒是随着知识量的增长,对爱斯基摩人的居住环境和生活方式产生了更大的好奇心。

看了电影《北方的纳努克》,这部由被誉为纪录片之父的导演罗伯特.弗拉哈迪,拍摄于十九世纪二十年代的关于爱斯基摩人的纪录片。他通过对最好的猎手纳努克一家人的镜头追踪,基本完整的还原了当时爱斯基摩人的真实生活状态。让我对北极重新燃起了向往,对纳努克一家为了生活而做出的努力和拼搏充满了深深的敬意!

他们是睡冰卧雪的北极圈主人,心灵手巧的发明创造了独特又非常实用的出行工具。爱斯基摩人的祖先,早在几千年前从亚洲开始出发一路迁徙到北极,之后他们就成了这片被冰雪覆盖大陆的主人。那可是北极啊,一片冰雪苍茫,连熊和狐狸甚至狼都被一望无尽的雪原同化成了白色。几乎是寸草不生的地方,却生活着一群和我们一样的人类,这原本应该是神话传说中的故事,却被彪悍的爱斯基摩人写成了现实。

《北方的纳努克》通过导演写实的镜头,在电影的开端就非常真实的展示了爱斯基摩人的出行工具之一——海豹皮做的小船。

看上去那就是一只小小的独木舟,由一个人用短浆就可以非常灵活的操纵,在颠簸的海面上游来游去。等小船到了岸边镜头拉近才看清楚,这条小小的海豹船上除了纳努克之外,上面还趴着一个半大的孩子。船舱里除了‘驾驶员’纳努克之外,又陆续大大小小的钻出来三个人,这简直就是太神奇了!

纳努克寻找浮冰准备钓鱼的时候,这条能装下他一家人的海豹皮小船,被他很轻松的就拖到了浮冰上面。这个水中的交通工具看起来很轻便,又非常的实用、同时使用起来足够灵活。至于造价嘛……,以现在的物价来衡量那应该是属于奇货可居型的。现在,海豹也属于国家保护动物了,谁还敢去猎几头海豹回来造船呢?!

在《北方的纳努克》中比较遗憾的是没有看到驯鹿的影子,负责拉雪橇的是一群长毛的猎狗,时常呲着尖利的犬牙冲着大快朵颐的主人手里热乎乎的生肉,露出贪婪又凶狠的样子,看上去有点像真的狼哟。或许,在十九世纪二十年代的时候,养驯鹿还只是一少部分爱斯基摩人的事情,而纳努克是个真正的猎人。所以,镜头中纳努克一家由海里上岸后,主要的交通工具就是狗拉的雪橇,然后带着一家人在冰原上辗转捕猎。

爱斯基摩人彪悍的育儿方式,在世界上应该是绝无仅有的!因为北极残酷恶劣的自然生存环境,在以前爱斯基摩人的孩子夭折的很多。有个传说是:爱斯基摩人的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会经历许多个家庭,因为在那样寒冷的条件下婴幼儿是不容易存活的。所以爱斯基摩人看上谁家的孩子,就会要过来自己抚养,而孩子的父母多半也不会反对。对于他们来说食物一直都是短缺的,生存的环境又恶劣,仅凭一家之力很难把一个孩子养大,所以谁有能力谁就要过去养。

《北方的纳努克》中男主纳努克有大大小小三个孩子,这真的是很厉害了。在这部剧中,导演用最细腻温柔的镜头拍下了纳努克和他的孩子们之间的故事。

当食物比较充足时,或者捕猎的间隙,纳努克都会努力的给孩子们创造一个好的生存空间,让他们能吃饱、能穿暖、晚上可以住在温暖遮风的雪窝子里。偶尔清闲的片刻时光,纳努克和孩子们一起玩耍,也就等于潜移默化之中,把狩猎的手艺传给他的孩子们了。

最幼小的那个婴儿是没有衣服穿的(剧中说是三个月大),妈妈把他贴身装在背后的皮裘里,用自己体温度来给他传递热量和安全感,这看上去和袋鼠妈妈的育儿袋有异曲同工之妙呢。

在冰天雪地里,光着屁股的婴儿好几次被从妈妈暖和的后背上提溜出来。第一次是一家人从海上靠岸的时候,被爸爸从船舱里直接给光屁股拎出来了。第二次看着像是妈妈给他洗澡,也是直接从妈妈的后背上光溜溜的给拽出来,一丝不挂的被搂在怀里,大人用吐沫给他洗澡洗脸揉搓他胖嘟嘟的小短腿儿。

四周可都是厚厚的冰原和常年不化的积雪啊,妈妈一直都穿着厚厚的动物毛皮,小宝贝却在这冰天雪地里光着小屁股。看到这里,我直感叹:北极的婴儿能活下来并长大的都不是凡品,这也太抗造了!

全家一起来狩猎,茹毛饮血开怀畅饮大块吃新鲜的生肉。影片中说,纳努克永远在为食物奔波。是啊,他要凭借一双手和简陋的生产工具来养活五、六张嘴,在北极这件事太难了。即使纳努克是最优秀的猎人,他也几乎没有停歇下来的时刻。平时主要是狩猎北极狐,其实这个很好理解,因为北极狐个子小嘛,和其他动物相比应该是好抓一些,而且北极狐娇小的身躯对人类不会造成危险。

纳努克还是个很棒的渔夫,从他在浮冰中寻找鱼窝,并且用海豹牙冒充诱饵钓到了许多鲑鱼就看出来了,在北极想要生活下去必须要掌握多种技能。

身体庞大的海象大约有两吨重(想起了我的车重1.5吨),北极的主人爱斯基摩人纳努克和他的朋友们,仅靠一柄尖锐的鱼叉,凭着自己娴熟的狩猎技巧,就把躺在海边晒太阳的巨无霸海象给捕猎到了。过程当然是艰辛的,但紧接着就是在海边享受的天然海象盛宴。爱斯基摩人在享受这场新鲜的海象肉时,屏幕前的我只感受到了来自于他们欢乐的脸上充满了满足感和幸福感,而没有丝毫的不适应也没觉得血腥。在《北方的纳努克》中爱斯基摩人在生活上的彪悍,比现在视频上吃生肥猪肉喝伏特加的俄罗斯扛把子们厉害太多了!

茹毛饮血是每个爱斯基摩人与生俱来的民族特色,不需要学。当最优秀的北极猎人纳努克从厚厚的冰层下面猎到海豹时,他招呼来全家帮他完成这次狩猎,从老婆到孩子全员出动。那头倒霉的海豹被从冰窟窿里使劲拽上来了,纳努克手中那柄锋利的刀再次派上了用场。在大孩子的协助下,刷刷几刀他就剥下了一张完整的海豹皮,然后全家一起围着海豹开始大快朵颐。从孩子到大人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享用食物的满足和开心,每个人的手中都是海豹的鲜肉或者琼脂。背着婴儿的妻子也丝毫没有顾忌的大口的吃着生肉,什么产妇、什么哺乳期妇女月子餐在这里都是完全不存在的。

是北极的恶劣环境把爱斯基摩人锻炼的成了野兽一样的凶猛和尖利?还是爱斯基摩人把北极当做了他们自己家的天然猎场?人与自然互相伤害又互相依存!

爱斯基摩人的东方面孔让我有说不上来的亲切感,他们真的是来自遥远时期的蒙古吗?人类的身体到底子在怎样的寒冷中才是极限?爱斯基摩人的东方面孔很容易就让人想到曾经被驱逐过的蒙古人,看上去并不强壮的亚洲人种在极寒的自然环境中,居然有如此令人瞠目结舌的爆发力和对抗身体极限的韧性,人类才是这个世界上最神奇、最能适应环境变化的物种!

《北方的纳努克》从他的黑色的头发到扁平的五官,怎么看都是纯纯的华夏基因。他的妻子、他的孩子们,也都是如此,笑的时候都有种憨憨的淳朴。

在北极这样极寒的自然环境下,爱斯基摩人经历了几千年的变迁,也还是保持着黄种人的明显特征,是不是说明其实欧洲人或者非洲人都适应不了北极的生存环境?或者说无法在北极长久的坚持下去?而爱斯基摩人已经完全适应了这里的环境,并且掌握了一套在这片冻土可以横行霸道的生存法则,并且世代相传下来。

拍摄纪录片的初衷就是真实,这部《北方的纳努克》太棒了!

这部《北方的纳努克》描述的是还没有接触到文明、科技时的北极生活,现在的爱斯基摩人已经完全告别了影片中的生活模式,这也更显这部电影的珍贵。以前那些贴着野蛮标签,与自然抗衡的爱斯基摩人已经走远了,现在的北极再也不用去户外捕猎。爱斯基摩人也真的变成了驾着驯鹿雪橇,给全世界的小朋友们送礼物的圣诞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