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中国军网-解放军报

集训数量少了,官兵笑脸多了

——第75集团军某旅结合基层实际调整集训计划的一段经历

■向奎郭海林

崔家堂绘

炮兵集训和防空兵集训合并、水电工集训和修理工集训合并,其他同类型的集训非必要不再单独组织;因当前任务繁重,针对科长、营长、连长、排长、班长组织的“五长集训”推迟举行……6月中旬,第75集团军某旅交班会上,机关结合基层实际调整集训计划、改进集训方式的务实做法,受到基层官兵好评。

“集训数量少了,但官兵笑脸多了,大家按需参加,真正让参训人员有所获益。”该旅合成一营中士刘欢欢告诉笔者,旅里组织的集训能够有这样的变化,还要从今年初说起。年初以来,该旅着眼专业骨干人才培养,由机关牵头拟定了一系列集训计划。“四会”教练员集训、军事地形学集训、侦察情报集训……从理论到实践、从军事技能到教学方法,各类集训内容丰富、形式多样,基层官兵纷纷踊跃报名。

然而,这种热度并没有维持多久。从3月开始,主动报名者寥寥无几,而且参加集训人员每次多是熟面孔,甚至有人抱怨说自己参加集训就是“赶鸭子上架”。这让作训科科长黄廷军颇为不解:参加集训可以提升能力,为何会出现“先热后冷”的转变?带着疑问,黄廷军趁着在合成一营蹲点的机会展开调研。

“集训太多太密集了,简直让人吃不消。”座谈会上,合成一营排长王天兴有一肚子话要说。4月初,他参加完预任参谋集训,刚回到连队打算休假,就接到营里让他参加网络对抗平台集训的通知。“这是近4个月内我参加的第5个集训。”王天兴说,为了参加这些集训,自己不但与连队工作生活脱节,而且集训节奏快、强度大,一个接一个地参加,精力体力明显跟不上趟。

“能力素质强的骨干常常被单位要求接连参加集训,恨不得生出三头六臂,但我们这些能力素质有短板、日常表现一般的官兵,即使报名也排不上号。”合成一营中士胡帮成反映。今年3月,作为副班长的他曾报名参加教学法集训,但报名表交到连队后就没了下文。

对此,合成一营连长吴浩道出基层单位的苦衷:“我们也想把参训名额分配给更需要的战士,但每个集训都要搞打分排名、考核通报。不说要争个多好的名次,哪怕只是为了不垫底,大家也得选派能力素质强的骨干。”对于这个情况,合成一营教导员张波曾在机关基层双向讲评会上进行了反映:机关近几个月内组织了太多集训,在“通报排名”的压力下,各连队不得不选派专业尖子参加,导致连队平时组训施训缺乏骨干,不仅训练质效无法保证,其他日常工作也受到了影响。

针对基层反映的问题,机关也有自己的解释:集训课目多、人员散,承办科室难以同时全程跟训和检查督导多个集训点位,“通报排名”是以考促训、以训促管的有力手段,也是确保集训质量的无奈之举。

然而,这个解释并没有获得大家的认可。“集训过多过频,不仅会空耗官兵的宝贵精力,还会扰乱基层的工作秩序。”黄廷军把关于集训的调研情况单列一部分写入蹲点报告上交到旅里,很快引起旅党委的重视。了解各方面情况后,旅党委一班人进行了反思:“集训的根本目的在于帮助官兵提升能力,而不是走过场、搞排场、做面子工程,如果只求数量不求质量,还不如不组织。”

随后,该旅针对集训组织筹划中存在的问题进行一一整改,重新制订相关规范,加强统筹协调,要求各业务科室先论证后展开,先调研再行动。一方面,他们根据基层需求和工作实际确定集训重点,并将同类型的集训合并,错开不同集训时间,为基层安排工作、遴选参训人员留足空间,避免集训过多过频影响基层正常秩序;另一方面,他们改进集训考核评比方式,以参训人员的动态表现代替“一考定音”,并明确考核成绩非必要不排名、不计入“双争”评比,让参训名额能够落到最需要的官兵身上,确保参训人员把精力放在学习技能、提升本领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