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慧琳(中)和未检同事送法进校园

“检察官姐姐,真是你呀!”这天,我应醴陵市某职业技术学校邀请入校进行法治宣讲。讲完课,在学校操场上被一名学生来了个“熊抱”。定睛一看,是曾经的帮教对象小萌(化名)。

小萌的父亲因病去世,母亲独自抚养姐弟二人成长。小萌原是醴陵一所普通高中的学生,因受同学蛊惑,偷了暂存在班主任办公室的其他同学的手机,被公安机关以涉嫌盗窃罪立案侦查并取保候审。

该案移送我院审查起诉。记得第一次见到小萌时,他不敢抬头,不断轻声说:“我错了,再也不偷东西了。”样子让人心疼。

在审查案卷、进行社会调查后,我综合考虑小萌主动投案、系初犯,学校出具了谅解书等情况,于2020年9月25日对其作出附条件不起诉决定,考验期为六个月。宣布附条件不起诉决定时,我告诫小萌要遵守法律规定,多向优秀同学学习,珍惜这次重返校园的机会。

本以为案子不会再有什么波澜,然而,2021年2月的一天,我接到小萌母亲的电话,得知小萌本来答应回校复课,但突然反悔且拒绝交流。电话里,小萌母亲的焦虑无助以及她转述的小萌状态,让我意识到事情并不简单。我联系上醴陵市益爱志愿者,一起去了小萌家。

经过心理疏导,小萌终于敞开心扉。原来,他因为盗手机的事多次被母亲责骂,导致亲子关系紧张,担心上学会被同学歧视。交谈中,他反复提到“我已经是个废人了”。

不能让孩子就此颓废下去!2021年4月,在我的建议下,院里牵头组织了一场集体亲职教育活动,邀请醴陵市家庭教育专家来院进行帮教,小萌及其母亲受邀参加。专家通过引导家长和子女相互拥抱,开展亲情对话,播放视频聊典型事例,教育家长正确对待孩子的心结,帮助孩子正确处理负面情绪。

经过多方努力,小萌与母亲的关系恢复如初。知道小萌上学的顾虑,我询问他的意愿并征得其母亲同意后,建议院里出面帮其协调转校事宜。自打小萌重返校园,出于对他的保护,我不再联系学校,也没再联系他——却没想到会在操场上意外相见。

“熊抱”过后,我询问小萌近况,得知他在新学校住宿,与老师、同学们相处融洽,很喜欢现在学习的美术专业,特别擅长瓷板画,平时爱打篮球,“我现在过得很开心,感谢检察官姐姐的帮助。”

看着阳光自信的小萌,我的心被欣慰喜悦和满满的成就感填满——能照亮孩子前行的路,付出多少都值得。

(本报记者张吟丰通讯员唐芳江亮)

来源:检察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