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控中心你好,指挥中心进行点名,请汇报分控中心值班情况。”

“分控中心收到。报告指挥中心,分控中心安防设备运行情况正常……”

汇报完毕,他又将警大衣披上,目光重新汇集到监控显示屏上。“呜嗞嗞……”手机振动,他急忙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原本眉头的紧张被满脸的惭愧替代——“宝贝女儿”——来电显示。默默挂断电话,快速收回手机,他拉了拉大衣,再次把注意集中在监控上。

……

“学员情况怎样?”

“已经送达医院,正在接受治疗,情况正常。”

你吹过两千米海拔高原地区凌晨零下六度那如刀的寒风么?他吹过。

凌晨两点一刻,原本他应该卸下一身的疲惫,在舒适的床上、平静的梦中寻找一丝安稳,但是忽然接到紧急任务,一刻不敢耽误,他立即执行任务,奔赴医院。“情况正常”“无生命危险”“任务完成”现在只有这些词句才能给他一丝平稳欣慰。

……

“你自己一个人去考试要小心啊,记得按时回酒店,钱不够花了告诉我,到了要记得给我发短信……”

“好啦,我知道啦。你快去忙吧。”

“嗯嗯,你一定要注意安全,最后祝你一次成功,顺利通过考试!爸爸要去上班了。”

“好,挂了。爸爸再见,别太想我哦。”

挂断了一个电话,却升起一份思念和愧疚。但是无可奈何,小家不舍,何来大家。他无奈地摇摇头,带上装备,又一次坚守在岗位上。已经不记得这样执勤了多久,只是清楚地记得女儿打来的电话,记得女儿已经度过了枯燥的备考,通过了困难的笔试,体测也合格了,现在要进入最后的面试了。也不记得已经多久没有陪女儿了。

“恭喜恭喜!”

“哈哈,谢谢大家了!”

“恭喜恭喜,后继有人啦?”

“哪里哪里,运气好,运气好。”

公示出来了,女儿的名字赫然在上面。紧张的心终于舒展了。他没有想到,与夜以继日工作上班的辛苦和疫情防控的艰辛相比,女儿参加公务员考试会更加让他更加煎熬。

……

“你知道吗,你爸爸可是说过你要是考不上,他得负百分之五十的责任。”

“啊?”

“他说自己没有时间陪你,从你考试备考到考试他一次都没有陪过你,要是你落榜了他可得负责。”

“哈哈哈,他真的这么说的吗?”

“当然啦,还好你考上了,不然你爸爸真得负荆请罪了。”

“哈哈哈……”

在国家强有力的各项防控举措和疫情防控常态化形式下,他终于可以放心地休假了,一年了同事们都在开玩笑——再不休假,假期可是要作废了。饭桌上,同事们的玩笑,让他看见了女儿脸上的惊喜和释然,这也让他卸下了藏在内心的惭愧。女儿不仅能理解自己,还选择了和自己一样的道路,让他欣慰而又自豪。

“爸爸,我现在见到你是不是需要敬礼呀?”

“贫嘴。敬礼是应该的。”

“是,长官!”

听着女儿的俏皮话,看着眼前与自己同样的制服,他感觉是自己在照镜子,看到的是年轻的自己。遥想当年,他也是如此意气风发、朝气蓬勃,但说女儿像是自己的镜像,不如说女儿是自己的那颗初心。

“正式上岗以后要记得遵守制度、服从管理、听从安排,不要擅离职守,更不要违纪违规。”

“好,我知道了……谢谢爸爸!”女儿忍了好久,终于对他说了谢谢。一瞬间,他的心被揉了一下。守住眼眶的自制力还是有的,他只是抱住了女儿,久久没有言语。

你吹过两千米海拔高原地区凌晨零下六度那如刀的寒风么?他吹过了,她也要去吹。

他不是我

他是戒毒人民警察

她也是其中一员

来源:云南政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