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剑出生于山西省运城市临猗县,他爱好看书,尤好诗词,自小就对诗词、文言文有着浓厚的兴趣,也自感在这个领域有一定的天赋。

按照罗剑自己的说法,小时候读诗词时,无需他人多做解释,自己就能从中领悟出意思和意境。如今,在他房间的角落里摆放着一张书桌,这里便是他创作的区域,待有灵感和想法时,罗剑便会搬来电脑,用左手的食指在键盘打字,屏幕上便会出现他的诗词。

罗剑出生于1996年,因早产导致脑瘫。这个病让他的手脚、听力、视力等都受到了不同轻重的影响,对智力却没有大碍,虽然不能清晰说出自己的感受,但对于外界的感知、判断都和常人无区别。不过,在写诗发在社交平台之前,身边的人都不这么看好他,“傻子”成为别人对他的称呼之一。也正是因为脑瘫,他的行为、表达看上去异于常人,这使得他只读到5年级便辍学回家。

罗剑觉得,只有诗词可以给他安慰。“是的,这就是我写作的诱因,当用诗词把痛苦写下来,就能够获得一丝丝安慰。”如今,他以网名“若从”活跃在某社交平台上,日常会将自己创作的诗词放上去,目前已经收获上万名粉丝。

罗剑在书桌前看书。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母亲是生命中重要的存在

“人间岁月有谁知,转瞬春风入夏时。忍看家慈忙碌影,半生儿女一心思。”5月8日,母亲节这天,罗剑写了这首诗献给自己的母亲,并将这首诗传到了社交平台,粉丝们纷纷在评论区为其点赞。

罗剑特意为上游新闻记者解释了这首诗的意思,第一句是感怀岁月匆匆,第二句承接第一句,继续表达岁月,用春风表达岁月匆匆,转瞬间就到了夏天。“春风是自然意象,可这里也代指人生。第三句开始实写母亲,看着母亲忙碌的身影,我心中十分不忍。最后一句发出感怀,母亲这半生的心思都在儿女身上。”罗剑无法用语言清晰地表达,以上都是他以文字发给上游新闻记者的。

母亲成为了罗剑生命中重要的存在,他把母亲比作是《平凡的世界》里孙少平的姐姐。在他看来,母亲是一个倔强的人。“一样善良,能吃苦,几乎没有什么脾气,但骨子里却有一股倔强。在我的印象里,她什么都干过,无论男人的活,还是女人的活。”罗剑告诉记者,他读《平凡的世界》时,最触动他的就是“孙少平的姐姐”这个人物。

罗剑记得,因为脑瘫,小时候母亲带着他四处看病,“大冬天的,我妈骑着摩托车带着我,往返几十里地啊,一天天不间断。”这样的过程持续了一年多。

罗剑写道,他记忆里最深刻的一幕是,多年前自己和母亲去几十里外的中医院针灸,“当时是腊月,一年中最冷的时候,雪花飘飘洒洒,北风不停的刮着。外婆当时劝母亲说要不今天就别去了,母亲说一天一次,一次也不能少。”

一路上,母亲骑着摩托车带着他,路上雪越下越大,越来越冷,母亲把自己的大衣脱下来裹在他身上。到了中医院,母亲第一句话是问他冷不冷。“中医院的医生都震惊了,给我妈找了个房间,说什么都不让她当天回去了。结果那天晚上母亲就发高烧了。”这样的经历,深深烙在了罗剑的心上。

村里人从小喊他“傻子”

从行为表达上,罗剑有着脑瘫患者的明显特征,脖颈歪斜、口语表达含糊不清,这些都让他和正常人之间有了一道交流的鸿沟。自小他因为身体因素,受到外人很多歧视。

罗剑告诉记者,在自己在网络上分享诗词之前,村里的人见他都直接喊“傻子”,直至看到了罗剑的诗词,才明白他智力正常。“现在我在网上写诗填词,村里人才知道我脑子没问题,以前都是一口一个傻子。”

罗剑说自己懂事得特别早,“四五岁时,我就知道自己和别人不一样。”罗剑表示,小时候身体状况比现在更糟糕,时常会摔跟头。“身体上的痛苦无法和受到的精神折磨相比。”在他的印象中,还有这样一个画面:小时候,母亲抱着他去参加大家族新年聚会,“我哥收到好几百元压岁钱,可没有一个人给我,甚至没有一个人看我一眼。最后只有我妈给我手里塞了十块钱。”类似这样的事情,不断发生在他的成长经历中。

读书时,罗剑记得自己的座位总在教室最后面的角落里,“没人管,自己愿意学就听,不愿意学拉倒,混到小学五年级。”这之后,他便辍学回了家。往后他经历了好几年的迷茫期,在这个阶段,他每天过得浑浑噩噩,每日就是玩电脑和睡觉。

大约在2016年,罗剑说:“在一次玩电脑听音乐时,听到了邓丽君演唱南唐后主李煜的虞美人词,听到‘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就这一句词,勾起了我多少年的委屈,我哭了整整一天 。”罗剑觉得这是他后面开始学习诗词并创作诗词的一个契机。“之后我就对宋词完全着了迷,从李煜到李清照、纳兰容若等,每个词人的作品我都看了很多遍,看多了就有了写的想法 。”

“这些诗词都有安慰人心的能量,我太需要安慰了。”罗剑告诉记者。

网上分享诗词获鼓励给他信心

如今,罗剑在社交平台已经积累了上万名粉丝,发布的视频甚至获得了四五千点赞,粉丝也会在留言区留下自己的作品,罗剑会去看大家的评价并做出回复。

“开始就是玩,看见别人的诗词写得还没有我的好,都能发社交平台,我也就发了,结果收到了不少的赞美。二十多年都没有人夸过我一两句,所以就一直发下去了。”罗剑说。

除了日常创作古典诗词之外,经过多年治疗,身体有所好转的他,已经可以为家里分担一些家务了。譬如,每天下午去放两个多小时的羊。

等到有了灵感后,罗剑就会坐在自己的书桌前,将电脑放好,用左手食指在落了灰的键盘上一个字母一个字母的敲打。这就是他创作过程。不一会儿,一首七言诗出现在屏幕上。因为视力不好,电脑屏幕上的字体也很大。

从喜爱诗词到真正学习诗词,是从2016年才正式开始。

由于小学五年级后便辍学回了家,他不好意思地说,学习诗词的开端是从认字开始。“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最困难的不是对情感、格律技巧的掌握,最困难的是我认识的字太少了,前两年基本就是认字。”除了认字,他还会在网上搜索一些公开课自学诗词,直至两年后,他才正式开始创作。

罗剑正在创作诗词。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梦想出去见一见外面的天地

2019年,罗剑开始在社交平台发布自己的作品,第一首名为《沁园春,旧年习作》的作品发布后获得了上百个点赞。

这给了他信心,往后这几年,便一直在坚持发布作品。他告诉记者,自己创作的诗词已经超过了300首,往后还会一直创作下去。

“当然会一直写,抛开一切外在因素,诗词世界如此美妙,我怎么可能离开呢。”罗剑说。

在社交平台,他将自己最喜欢的两首诗设置了置顶,因为觉得这两首可以引起读者的共鸣和联想。的确,这两首诗词在众多作品中获得了最多的互动。在发布作品早期,粉丝并不知道他是一名脑瘫患者,由于诗词经常出现“多病”、“病体”、“泪眼”、“愁绪”等伤感词汇,有粉丝不明白,以为罗剑是故作伤感。“说我这是为赋新词强说愁,无病呻吟,后来我干脆言明了我的情况。”罗剑的坦然也获得了粉丝们的鼓励。

罗剑告诉记者,在网上分享自己写的诗词给了他很多的信心,感觉自己找到了方向。另外一个收获就是,村里人看他再也不是看傻子的眼神。说起未来,罗剑表示:“如果不考虑疾病 ,我自然希望安置好母亲。我自己能够出去见一见外面的天地,遇见生命的另一半,讨论诗词文章,欣赏山川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