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呼万唤!

4月1日,物业行业最后一个巨头——万科旗下万物云正式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启动上市。

要说吧,万物云的上市,还挺受关注的。每年,各色人等都会把这个问题抛向万科的高管。但人家的回答总是,不急。

好嘛!皇帝不急,那个XX急。

4月25日,证监会的一纸文件让万物云上市之路,一下子变得不平静起来。

证监会官网显示,证监会国际部对万物云出具了境外上市书面反馈意见,要求公司就是否存在股东利益输送等九项问题进行说明。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一条,证监会要求万物云说明:

各员工持股平台成立的时间、原因及必要性;

各平台内部及各平台之间是否存在利益冲突,以及员工持股平台的运作情况、出资结构、股权激励设置安排;

各出资人(员工)在公司包括但不限于子公司的任职情况,是否存在外部人员。

嗯,情况一下子复杂了些。

根据招股说明书的信息,万物云通过员工持股平台授予包括万物云CEO朱保全在内的394名员工总计8.57%的股份。

而据中国房地产报、乐居财经等报道,朱保全在万物云直接间接持股比为3.18%,按照万物云最新的估值来看,朱保全的账面身价超30亿元。大概率超过他目前的大哥郁亮,以及他大哥的大哥王石。

为了谨慎起见,对于朱保全到底持有万物云多少股票,我也咨询了万物云相关人士,对方给的答复是,现在是上市静默期,不便回答,一切以招股书为准。

01

万物云批量造富

证监会之所忙有这么一问,主要还是跟万物云相对复杂的股权结构有关。

招股书显示,目前万物云共有10.504亿股。

其中:万科直接持有6亿股,持股占比为57.12%;

此外,万科通过各全资附属公司万倾、万斛、万马争先、盈达投资基金、万殊之妙及万斛泉源拥有的6060万股股内资股,持股占比5.77%。

因此,万科合计持有万物云62.89%的股权。

另外,和多数物业公司上市前的股权结构不一样,万物云还有不少外部股东。

博裕资本持股占比为17.14%;

58同城持股占比为4.76%;

深圳誉鹰(员工持股平台)持股占比为8.57%。

其中,深圳誉鹰为万物云员工的持股平台,其又控制着睿达第一、睿达第二、睿达第三、睿达第五等持股平台。

是的,这是一个略微复杂的操作,除了一层套一层外,还设置了境外架构。

我们在前面说了,据中国房地产报、乐居财经等报道称,朱保全在万物云直接间接持股比为3.18%。

真的不少了。

上市前,万物云的的股东们也有变动。

这一点,也引起了证监会的注意:交申请前12个月内发生多次增资及股权转让行为,请说明新股东基本情况、入股原因、股权转让或增资的价格及定价依据。

之所以有这么一问是因为2021年底,万物云股权曾进行过一轮密集的转让交易。

2021年11月26日,博裕资本将7.6%股权转给瑞轩、睿达第三有限公司、珠海达丰,总对价69.96亿,股权转让在2021年12月13日完成;在2021年12月31日,58同城姚劲波向海南云胜转让2.14%的股权,对价19.91亿。

值得注意的是,按最后一笔转让,姚劲波19.91亿对应1996万股,公司一股对应公司每股价格99.76元。

直白一点说呢,就是万物云的所谓的战略投资者们,选择了在上市钱套现部分权益,落袋为安。

毕竟,他们已经赚了足够多的钱。

按照58同城转让老股的价格,未上市前,万物云的市值已超千亿。

和当初蚂蚁金服上市前一样,随着万物云的IPO,万物云的很多人估计已经兴奋得好多天睡不着觉了。

按照最新对价,万物云员工持股计划对应市值89.7亿元,相当于394名员工(含朱保全),人均财富高达2276.6万元;

当然了,幸福永远只属于少数人,与万物云里数以万计的普通员工无关。

02

万科新首富

除了所谓的战投,万物云上市最高兴的应该要数CEO朱保全。

作为一名高级打工人,朱保全成功把自己打成身价30多亿元的富豪。

招股书显示:

朱保全,现年48岁,从1999年起,先后任北京万科地产人力资源部门经理、客户服务中心经理、成都万科地产总经理助理、集团办公室副主任、主任、集团行政总监、南京万科地产总经理、集团副总裁及高级副总裁。

2010年5月加入万科物业,从2011年2月起,一直是万物云的董事长、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根据招股书可知,朱保全来自万物云的财富主要分三类。

一是股权。

这部分前面已经说了,就不罗嗦了。

二是薪酬。

在个人薪酬方面,招股书显示:

朱保全的薪金、津贴等从2019年至2021年分别为131.1万、123.6万、145.9万,但加上留任、酌情花红、社保公积金等收入分别为1251.5万元、1480.5万元、1249.6万元,都在千万级以上。

三是股权分红。

在启动上市前夕,万物云进行了大规模分红。

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1年万物云分别实现收入139.27亿元、181.45亿元、237.04亿元。同时,公司实现年内利润10.4亿、15.19亿以及17.14亿元。

在2019年、2020年及2021年,公司分别宣派股息2.47亿元、3.18亿元及35.37亿元,共计分派41亿元,而公司三年利润为42.7亿元。

相当于过去三年利润几乎分发殆尽,万科持股62.89%,分得25.78亿元,而朱保全按3.18%持股比例算,则分得近1.3亿元(税前)。

03

打工皇帝

在物业行业,朱保全就是打工皇帝,职业经理人的天花板。

对比一下,你就知道了。

先看另一个物业大佬——碧桂园服务总裁李长江。

在朱保全执掌万物云的同一年(2011年),李长江成为碧桂园服务总裁,一直到现在。

碧桂园服务年报显示,截至2021年12月31日,李长江及其配偶合计持有股份权益1095.9万,占已发行股份比例为0.33%。

若按碧桂园服务于2022年5月10日的收盘市值算(860亿港币),李长江持有的股权市值为2.84亿港币,换算成人民币后,相当于朱保全的十分之一。

在薪酬方面,2021年李长江的薪资为560万元,加上退休福利及雇员股份计划后,合计为2984万元,整体高于朱保全。

但也要注意到区别,李长江收入的大头是股份计划达2329万元,而朱保全年薪中不包含这一块的,剔除这一因素后,朱保全仍是高于李长江的。

2021年朱保全年薪的大头是酌情花红为1095万元,所谓酌情花红其实是香港的叫法,说白了就是年终奖。

就这点而言,你可能怀疑碧桂园才是国企,而万科是民企。

若与国资背景的龙头物企高管,比如华润万象生活的掌门——喻林康比,朱保全拿到的钱就显得更多了。

喻林康于2020年8月出任华润万象生活的总裁,而华润万象生活于当年12月9日正式上市。

先看股权财富。

华润万象生活财报显示,截至2021年12月31日,喻林康持有华润万象生活股份约合35.8万股,持股占比为0.02%。

若按2022年5月10日的收盘市值算(825亿港币),喻林康持有的股权市值为1650万港币,不及朱保全一个零头。

再看薪酬。

年报显示,2021年喻林康的薪酬(含薪金、津贴、花红、退休金等),约合862万元,与朱保全的1249.6万元仍有着很大的差距。

中海物业董事会主席张贵清,2021年薪酬为817万港币;行政总裁杨鸥2021年薪酬为748万港币。

比完龙头物业和央企国企,我们再看看民企。

雅生活服务首席执行官李大龙,2021年薪酬为238.5万元;持股占比为5.63%,按5月10日收盘市值算,股权财富为9.1亿港币;

绿城服务行政总裁、董事会主席杨掌法,2021年薪酬为305万元;持股占比为1.93%,若按5月10日收盘市值算,股权财富为4.3亿港币;

融创服务行政总裁曹鸿玲,2021年薪酬为572万元,持股占比为0.17%,若按5月10日收盘市值算,股权财富为1887万港币;

所以,不管是与民企龙头物企的高管比,还是与国资龙头物企的高管比,朱保全从万物云拿到的钱都是远多于同行的。

即便是跟物业行业的上游地产相比,朱保全现在的身价也是大哥级的,甚至比他大哥郁亮还有钱。

比如地产行业业内薪酬比较高的龙湖。

2021年龙湖新任CEO陈序平的薪酬总计为2903.6万元,龙湖前任CEO、现任董事会副主席邵明晓的薪酬总计为8146.2万元。

从股权上看,截至2021年底,邵明晓累计持有龙湖0.577%的股份,陈序平持有0.04%的股份。若按5月10日龙湖市值算,分别值12.88亿港币和8932万港币。

都不及朱保全。

04

小结

不同于碧桂园、华润、龙湖等内部管控严格的企业,级别再高的职业经理人,也要受大股东约束,能拿多少钱大股东说了算。

而万科呢,实质上是一家职业经理人话事的公司。

现在的深铁虽是名义上的第一大股东,但基本是一个甩手掌柜。

所以,证监会的9问,其实就不意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