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佛龛”的时候,李涯并没有什么显赫的功勋。他最大的成就,在于他的地位——是打入共军内部的卧底。

延安时期,我党对人员的审查是非常严格的。站长太太不是说过吗?国民党派了很多卧底去延安,但是“这边派一个,那边抓一个”,可说是全军覆没。而代号“佛龛”的李涯,就成为硕果仅存的一个。

间谍行业有一条规则:一个人员的重要性,不是由于他本身的能力,而是由于他所处位置来决定的。《潜伏》中,罗掌柜由余则成的上级变成下级,并不是说罗掌柜的能力突然下降了,或者余则成的能力忽然提高了,而是军统(保密局)天津站的重要性变强了,余则成的重要性也增强了。

同样的道理,“佛龛”李涯作为仅有的成功打入延安的卧底,当然也显得重要了。

另一方面,那么多受过训练的专业人士被派到延安,却纷纷折戟沉沙,只有李涯坚持下来(后来暴露,也不是李涯自己的原因)。不能不承认,李涯除了运气之外,还是有点真本事的。

本事加上运气,他的“威名远扬”并不是浪得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