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抗萧峰,四大恶人联手,也还是约等于段延庆的力量。其他三人的作用,相当于《西游记》里的那句粗话:放屁添风。

段延庆这个人,偏于邪门左道。比如腹语啦,比如借助“悲风清酥”啦,比如心机深沉而处事残忍啦。说到武功,“他既精通段家的一阳指等武功,还练就一般邪派功夫,正邪相济,连黄眉僧这等高手都敌他不过,段正淳自知非他敌手”——不过段正淳的武功,在《天龙八部》里算得上一流高手吗?胜过段正淳,又算得上什么高明?

段延庆的武功,其实算不上高明,否则不会被段誉吸走部分内功,也不会在小镜湖与范骅、华赫艮、巴天石三人缠斗良久,更不会在解“珍珑”局时被迷惑心智,几乎自尽。

“珍珑”棋局是苏星河所设。但是利用棋局、诱人自尽的,却是丁春秋。丁春秋并不是什么心理医生,却是凭着内功深厚来惑人心智。从这一次比试来看,段延庆的功力,是远逊于丁春秋的。

一个残疾人,内功不如人,难道能凭棋术胜人吗?段延庆不是丁春秋的对手,这是显而易见的。

而萧峰呢,在少林寺曾以一敌三而不落败,这“三”里就有一个丁春秋。如果以一对一,丁春秋显然不是萧峰的对手。

其实在小镜湖时,段延庆与萧峰已经比拼过了:段延庆用铁棒在青石板上写了“阁下和我何仇”六个字,萧峰一言不发,“以皮靴之底在地下擦了几擦,登时将石板上这六个字擦得干干净净”。

“一个以铁棒在石板上写字已然极难,另一个却伸足便即擦去字迹,这足底的功夫,比之棒头内力聚于一点,更加艰难得多”。萧峰小露锋芒,就让段延庆“自忖不是对手,还是及早抽身、免吃眼前亏为妙”,于是“飘然而去”。

那时候的段延庆,已经知道不是萧峰的敌手了。以后如果不是趁人之危、阴谋暗算,他也不可能战胜萧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