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俄罗斯、俄罗斯与中国近日接连表态,质疑美国副总统哈里斯宣布的“美国将暂停直接上升式(直升式)反卫星试验”。西方舆论曾有意忽略其中的限制条款,大肆吹捧美国此举是“爱好和平”,并以此对中国和俄罗斯施压。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美国此举根本不是为了和平利用太空,反而是意图加强其太空霸权。

美国“暂停反卫星试验”遭各方质疑

据俄罗斯卫星网12日报道,针对“美国暂停直升式反卫星试验”的动机,白俄罗斯安全会议国务秘书亚历山大·沃尔福维奇表示:“一些主要国家为开展军事行动开发新空间的行为不得不令人担忧。尤其是北约还承认了太空是可作战的空间。尽管美国不久前暂停了直升式反卫星武器的测试,但这并不意味着华盛顿没有制造出这种武器,没有将其列装至太空部队。”

报道提到的“美国暂停直升式反卫星试验”是由美国副总统哈里斯4月访问加州范登堡的美国太空军基地时宣布的。此前的2021年12月,美国国防部副部长凯瑟琳·希克斯也曾呼吁“在全球范围内停止产生碎片的反卫星武器测试”。按照美国的说法,这类武器测试可以对在轨航天器造成实际破坏,并可能产生大量碎片。“这类举动还向对手发出信号,表明其天基能力无法得到保障”。

哈里斯和美国太空军都将呼吁“暂停直升式反卫星试验”的原因归结于中国和俄罗斯。白宫网站发布声明称,禁止直升式反卫试验应成为“国际规范”,并指责中俄此前开展的反卫星试验。白宫的声明称,俄罗斯在去年一次摧毁退役卫星的反卫星试验中造成大量空间碎片,对包括国际空间站在内的其他航天器构成潜在威胁。哈里斯还提到中国早年进行的反卫星试验也曾造成数千个太空碎片。

美国方面突然宣布在太空领域的这个“重大转变”立即受到西方媒体的追捧,一时间美国似乎变成了维护外空和平安全的“卫士”。

但中俄方面很快就揭穿了美国的虚伪面具。关于白宫声明中指责中俄此前开展的反卫星试验,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曾回应称,美国长期奉行主导外空战略,公然将外空界定为“作战疆域”,美国是最早开展直升式反卫试验,也是开展此类试验次数最多的国家。此次美方宣布停止地基直升式反卫武器试验,“我们要问的是,为什么美方不同时宣布不使用此类武器?为什么美方不宣布停止空基和共轨等反卫试验,停止具有反卫性质的反导试验?为什么美方不承诺禁止对外空物体使用武力?”

俄罗斯航天集团总裁罗戈津在接受俄罗斯电视台采访时也呼吁,不要相信美国政府号召“暂停试验反卫星武器”的说法。他明确表示,美国已经做好了必要的准备,并将反卫星武器列装军队。罗戈津表示,“中俄此前联合提出禁止太空武器条约草案,可是美国不但没有回应,反而发表一些荒唐的声明”。他警告说,很快人类可能会生活在一个存在太空大规模杀伤武器的世界。美国已经研制出这种武器,例如“美军的X-37B太空飞机能携带侦察仪器和武器”。而更可怕的是,“未来可能因反卫星武器的使用而引爆第三次世界大战”。

5月10日,中国裁军大使李松率团出席在日内瓦万国宫举行的联合国“负责任外空行为准则”开放式工作组会议时,再度提到美国宣布的“不再进行破坏性直升式反卫星导弹试验”。他表示,我们欢迎一切真正有利于实现防止外空军备竞赛目标的军控倡议,但反对任何假借军控之名扩大单边军事优势的做法。美方倡议并未提及有关武器的研发、生产、部署、使用,更未提及其他威胁或破坏卫星正常运行的活动,完全不足以解决外空领域面临的各方面问题。中国和俄罗斯共同倡导的“防止在外空放置武器、对外空物体使用或威胁使用武力条约”草案,为外空安全提出了简明有效的解决方案,其中包括解决“直升式反卫导弹试验”问题。我们呼吁有关国家停止以各种理由阻挠外空军控条约谈判,以负责任态度加入谈判进程中来。

就连美国国内也对哈里斯的表态提出质疑。美国“动力”网站承认,最早在太空进行直升式反卫星试验的,不是他国,正是美国自己。何况印度也在2019年进行过类似的反卫星试验,但哈里斯和美国太空军都对此避而不谈。显然,在美国眼中,“反卫星武器威胁”只限于中俄等潜在对手。

当今有多少种反卫星手段

据专家介绍,要摧毁或破坏在轨航天器,并不只有直升式反卫星武器可用,后者只是最初级的反卫星手段。

反卫星战术有共轨式、直升式、定向能式和电磁干扰式等四种作战形式。其中直升式反卫星是指当目标卫星经过上空时,从地面、海上、空中发射导弹进行瞄准攻击的反卫星方式。美国最先进行直升式反卫星试验。早在1959年,艾森豪威尔政府就开展了代号为“大胆猎户座”的导弹试验,由B-52等战略轰炸机多次向近地轨道的报废靶标卫星发射“大胆猎户座”拦截导弹。由于当时反卫星导弹的技术限制,还出现“命中精度不够、拿威力凑”的情况,美国陆军在20世纪60年代部署了携带核战斗部的“奈基-宙斯”导弹,用核爆炸攻击低轨卫星。美国空军则以“雷神”导弹为基础发展核反卫星导弹。此后,美国又陆续开展了多次直升式反卫试验,并研制出不同平台发射的反卫星武器。例如1985年9月13日,一架经过改装的F-15战斗机在约11.6公里高度,发射ASM-135反卫星导弹,成功击落距离地面552公里的报废侦察卫星。2008年的“燃霜”行动中,美国海军动用宙斯盾巡洋舰发射“标准-3”反导拦截导弹,击毁了一颗报废美国卫星。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历年进行的这些直升式反卫星试验都造成大量太空碎片,可以说美国才是威胁空间安全的太空碎片主要制造者。

电磁干扰式反卫星通常是指利用与卫星信号同频或非同频大功率干扰信号,破坏地面对卫星信号的接收,从而达到让对手无法有效利用卫星数据的效果。这也是最常用的反卫星手段。更进一步的电磁式干扰则直接针对天上的卫星,破坏卫星的正常运行或有效载荷正常工作。

定向能式反卫星听起来更有“星球大战”的味道,它是指通过发射高能激光束、粒子束和微波束照射目标,使其毁坏或丧失工作能力。在这方面,苏联/俄罗斯走在更前面。早在1975年,两颗监视苏联洲际导弹的美国预警卫星在西伯利亚上空突然失效,据称就是遭到苏联地基反卫星激光的照射。20世纪80年代,苏联在“宇宙”系列卫星和“礼炮”号空间站上进行了一系列激光武器反卫星试验。美国陆军也于1997年10月使用化学激光器对在轨卫星进行过测试性攻击。

而共轨式反卫星武器是当前美国正在大力发展的反卫星手段。它是指将拦截航天器送入目标卫星的同一轨道平面,逐步紧逼目标卫星,然后对其实施干扰、破坏、摧毁,或进行捕获、改造等。美国去年证实曾派出太空监视卫星“USA-271”经过多次变轨,试图靠近中国最先进的通信卫星“实践二十号”,但被后者以快速机动的方式摆脱了。此外,美国在太空中使用机械臂抓捕目标卫星的技术上也十分成熟。1993年美国“奋进”号航天飞机曾靠近欧洲“尤里卡”卫星并用机械臂将其捕获回收。

美国此举意图“一石数鸟”

美国“动力”网站强调,粗看上去,哈里斯的表态很容易被视为“美国暂停了所有反卫星武器的测试”,但需要记住的是,她其实只宣布暂停了“破坏性”测试的承诺。这就为美国开展未来的反卫星试验留下了后门——只要不在太空中产生碎片。

报道称,美国此前用“标准-3”反导系统击落卫星的试验证明,反卫星武器在某种程度上与中段反导系统的相关测试是共通的,后者也可能涉及拦截太空目标。美国正在研制多种新型反导系统,这也意味着只要美国还在推进相关反导技术,就能对卫星构成威胁。

“动力”网站总结说,美国早已经掌握了直升式反卫星技术,但作为世界上最先进的航天大国,继续发展这种反卫星武器根本没有必要,它产生的大量碎片反过来会危及美国使用近地轨道的能力。因此,美国政府呼吁暂停直升式反卫星试验根本不是为了太空和平,而是希望垄断美国在该领域的绝对优势。事实上,美国并没有停止直升式反卫星武器以外的其他反卫星武器研制。

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里亚布科夫称,“美国目前的暂停是否意味着相关反卫星系统的开发完全停止?美国会全面放弃开发反卫星系统?我们想弄明白这一点。”俄罗斯科学院美国和加拿大研究所军事政治研究中心主任弗拉基米尔·巴秋克说:“美国太空司令部的行动非常活跃。在可预见的未来,美国将努力保持在太空的领先地位……原则上不能把美国的暂停直升式反卫星试验当真,因为目前美国人已经对反卫星武器库进行了所有必要的测试。如果需要实际试验,华盛顿只要不再遵守自己的临时禁令即可。”

俄方专家普遍认为,美国“暂停直升式反卫星试验”意图“一石数鸟”。首先,在已经掌握相关技术的前提下,主动宣布暂停相关试验并呼吁其他国家跟进,是希望借此逼迫中俄等潜在对手放弃太空对抗能力,进而掌握太空军事霸权。俄罗斯外交学院专家瓦季姆·科久林以核试验为例解释说,掌握足够的试验数据后,现代超级计算机让美国能模拟对卫星的实际打击效果,因此暂停相关测试并不影响美国研制新型反卫星武器。“这就如同核大国能在没有新的核试验基础上继续研制新型核弹头一样。”

其次,美国反卫星武器的重心已经转移到共轨式航天器,包括X-37B等空天飞机均具备在轨捕捉其他航天器的能力。因此暂停直升式反卫星试验并不会影响美国的反卫星能力,却能在舆论上争取主动。

此外,国际社会正对美国的太空军事化趋势日益不安。美国官员公开表示,中俄外空条约草案是目前“唯一摆在桌面上的倡议”,而美国作出“暂停直升式反卫星试验”承诺是对中俄倡议的“具体反制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