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一场秋雨,今晨天蓝云淡、阳光明媚、空气清新,真是出游的好日子。正值国庆假期,随强哥去会一位朋友,开车去了小山。小山,古称马骝山,元代之后改称小山,位于海兴县城以东十几里外,临近渤海湾,是沧州境内唯一的一座山。过了海兴县城,车行了几分钟,就远远的就望见了小山。山上山下果林连片,郁郁葱葱,整座山被包裹的严严实实,虽说已到了秋季,但那绿色依旧浓重,感觉就像一块巨大的翡翠突兀在那儿。

说是山,其实一点也不像山,山丘突起自南向北,复折而西,山势平缓,远远看去倒似一个巨大的土丘。所以当车沿着南坡公路驶上山时,感觉非常平缓,尚未体会到山路的感觉就已行走在小山之上了。风剥雨蚀,山石地貌已很不明显了,山上几乎是平坦的,依山势开垦的块块梯田都很宽阔,拖拉机任意游走、耕作与平地无异。田里种的多是果树,也有庄稼。在山的最高处,我停下了车,这时向四外眺望,远处的村庄、道路、河流尽收眼底,山脚下的行人和车辆异常的渺小,这才确信人已经到了山上。 这里距我的老家不到三十里,小时候也曾来过几次,但都是远远眺望,不曾登上顶峰,如今也算圆了一个儿时的梦吧。小山的土好、水好,蔬菜鲜、水果更甜,记忆里当年卖蔬菜、水果的小贩大都是小山人。尤其是小山的红薯远近闻名,不仅外表光润,而且内里口感细腻、甘甜。这一要归功于小山的沙土,二是得益于小山的井水。小山上覆盖着罕见的棕红色细沙土,又细又软又纯,想当年那可是给小孩儿垫尿布的佳品,须放在大锅里炒熟后备用,锅烧热了,沙土不用人工翻动,就会像烧开了水一样,自己翻滚、沸腾,可见其有多细、多软。一百多眼古井遍布坡麓,井水甘洌,是优质的矿泉水,且水量充沛,与周边村庄苦涩的井水迥然不同,这不能不说是个奇迹。 天气虽晴好,可是却微微的起了风,站在山顶上尤其感到凉风习习。山顶高高的白杨树哗啦啦作响,偶尔飘飞片片枯叶,伴随着惊飞的几只喜鹊,转瞬没了踪影。那高亢的雀鸣声在悦耳的风声里跳动,仿若一曲配乐合唱的秋歌,敲打着耳鼓、挑动着心弦,让人的心绪豁达而舒缓。山腰成片的枣树、柿子树缀着果实满满匝匝,颤颤巍巍的腰身扭扭作态。草丛里零星散落着早落的果子,有心去捡起一两枚,但又怕破坏了这份和谐、自然的画卷,想必蚂蚁等类的小虫正在准备冬粮吧。还是同行的老孟最解人心思,招呼着我们来到其亲戚家的地头,品尝俏红枝头的脆枣。咬一口,那甜就在舌尖炸开了花,新鲜的到了极致,心想简直就是天物,实在不敢多尝了,以免今后再食人间其他水果没了滋味。回首山下,山西的大洼水色天光、芦苇随风起伏叠荡,宽阔的水面纷繁起落着水鸟,结伴的老农指指点点,细说着哪儿是大雁、哪儿是野鸭…… 山虽不高,但在这广袤、低平的大平原上有此登高处,也足矣极目千里。据老孟说若是赶上风和日丽的好天气,或会望到渤海湾的渔帆。昨天刚下过雨,空气湿度大,东方隐隐有些雾气,多少有些遗憾。不过,于突兀的山巅,感受一下“会当凌绝顶”,领略一番“万叶秋声里”,就已经是一大幸事了。 初识老孟,人很随和,温文尔雅,是当地有名的文化人,在山上时只顾饱览秋风未曾详谈,下山时闲聊了起来。 听其娓娓道来,那久远的古井,奇幻的神话传说,彰显了古朴淳良的民风;汉代的王陵,足以证明这自古就是一方风水宝地;曾经的望海寺、药王庙、龙王庙等古建筑,虽已无了踪迹,但也给我留足了想象的空间。他还介绍,小山是全国平原地区暴露于地面之上,为数不多的几处第四纪火山遗迹之一,距今两三万年前的火山口,有着非常典型的地理特征,极具科研价值。 不免让我有了这样的想象,在天荒地老的若干年前,地下奔突的烈焰喷发而出。那滚动的岩浆灼红了大地,那腾起的红云烧烤着旷野,那落水的溶石又霎时腾起了白雾,方园百里,烟雾滚滚,热浪灼人,海水动荡,海潮呼啸。而后是坚硬的岩石被风化了,顽强的苔藓发了芽,草籽,小树…… 桑海桑田。小山不高、却俯瞰沃野千里,井水无声、也积淀光阴万年,感时空之浩渺、天地之壮伟,流连于这一场小山的秋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