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景气度的光伏行业再现百亿规模长单。

6月17日晚间,通威股份(600438.SH)发布公告,披露了一份重大销售合同,青海高景太阳能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青海高景”)与公司签订多晶硅长单销售合同,预计销售总额超509亿元。

今年3月,隆基绿能(601012.SH)与通威股份签订了总金额超440亿元的硅料长单。这意味着,在不到3个月时间内,通威股份签下近1000亿元的硅料长单。

锁量不锁价的硅料长单签订方式,是目前光伏头部企业保证硅料供应的主要方式,反映了下游需求旺盛,硅料产能瓶颈为产业链供应主要瓶颈。

长单不锁价是因国内光伏企业吃过锁量锁价长单的教训。伴随明年硅料新增产能逐步释放,强周期属性的硅料端将告别高价时代,这不仅会对已签订长单的总金额造成浮动,也会令硅料环节盈利呈现内部分化。

通威股份签订单笔最大金额硅料长单

根据公告,2022~2026年,青海高景将向通威股份旗下子公司合计采购不低于21.61万吨硅料,具体订单价格月议,合同交易总额以最终成交金额为准。

如按照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硅业分会6月15日公布的国内单晶致密料成交均价26.61万元/吨(含税)测算,预计销售总额约509亿元以上。

通威股份表示,本合同的签订有利于公司多晶硅产品的稳定销售,符合公司未来经营规划,对公司的经营业绩有积极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与通威股份签订硅料长单的青海高景,其实是大硅片的“新玩家”,主要开展大尺寸硅片及硅棒研发制造业务。

公开资料显示,青海高景成立于2021年,注册资本10亿元。穿透股权结构显示,广东高景太阳能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高景太阳能”)为青海高景的实控人,早在2020年,珠海市国资委便与高景太阳能签署了总投资约170亿元的光伏新能源项目投资落地合作协议,协议涉及50GW光伏大硅片项目,分三期建成。目前一、二期已提前满产。

中下游高频高速的扩产节奏,是青海高景硅料持续紧缺的主要原因。今年5月31日,高景太阳能与宜宾市政府、叙州区政府签署合作协议,将投建年产50GW直拉单晶硅棒和30GW单晶硅拉棒切片项目,总投资金额高达220亿元。

近年来,包括通威股份、协鑫、东方希望、大全能源、亚洲希望等硅料龙头均在扩产。尽管硅料产能年内持续释放,但由于俄乌局势等因素导致传统化石能源价格和终端销售电价持续飙涨,上半年的硅料价格呈现持续上涨,产业利润向硅料端倾斜,硅料企业继续享受“量价齐升”带来的超额利润。

一季度,硅料厂商通威股份、大全能源(688303.SH)的归母净利润增速分别为513.01%、640.85%。

硅片与相关设备企业尚维持着较高盈利水平,尤其是大尺寸硅片相对紧缺,全年有望延续盈利水平。但组件、逆变器等产业环节的利润均受到挤压。

硅料长单体现行业景气度,但最终金额存浮动

由于光伏终端需求弹性大增且呈现多样性,中短期新增装机上限取决于供给瓶颈环节的产能。

“硅料这个环节的价格走势几乎成为了整个光伏产业链价格走势的锚,是制约装机增速的主要瓶颈。而硅料本身就有强周期属性,高价格是相关厂商挣得超额利润的主要原因。”一位新能源行业分析师对第一财经说。

今年以来,光伏行业“拥硅为王”,硅料百亿长单并不鲜见。但由于锁量不锁价的销售方式,预计订单总金额不会如数体现到销售方的利润表,而会因硅料价格变动存在一定浮动。

锁量是保障未来数年的供应链,不锁价则是光伏企业防止巨额跌价损失的做法。“过去,光伏企业签锁量锁价订单吃过亏,特别是硅料端,如果价格处于下行期时,锁量锁价会产生较高风险,甚至令企业一夜倾倒。因此,现在大家不愿锁价,一般这类合同总金额都可能浮动。”接受记者采访的一位光伏头部企业高管说。

十年多前,光伏行业曾经上演过“长单锁价痛”,尚德电力曾支付2亿美元分手费,毁约其与美国MEMC公司签订的长达十年的硅片协议。

多晶硅价格受需求刺激曾在2006年涨至500美元/公斤,2008年三季度,多晶硅价格从该水平一路暴跌至70~80美元/公斤。持续下跌的价格使得当时签订5~10年长单的国内光伏企业持续遭受生产成本与锁价亏损。

需要指出的是,当前国内多晶硅价格处于近年以来的高位。据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硅业分会6月15日发布的数据,本周国内多晶硅价格维持微涨走势,其中单晶复投料价格区间在26.3万-27.0万元/吨,成交均价为26.85万元/吨。相比之下,2021年6月,多晶硅价格为13.4万元/吨。再往前看,2021年初,多晶硅价格尚不足7万元/吨,与当前价格相差悬殊。

年内硅料价格将如何演绎?多位接受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认为,今年硅料供应仍是明确的产业链瓶颈环节,需求旺盛是主要因素,叠加受到前期疫情影响,部分设备及订单延期,以及硅料建设的固定工期等因素。

“其实二季度硅料的新增产能已略超预期。目前来看,还不好判断下半年的硅料价格,这主要取决于需求,需求与价格是联动的。其次是组件库存,如果库存高,将推动开工意愿下降,硅料采购需求下降,进而形成硅料价格松动。明年才是硅料新增产能集中释放的年份,有望满足光伏装机量350GW。”前述光伏企业高管说。

签订缩量不锁价的长单,意味着采购方重蹈覆辙引发高额亏损的概率大幅降低。但由于各家硅料厂商启动扩产的时点不一,未来硅料价格降至合理价位后,逆周期扩产的企业更易取得超额利润。

第一财经统计显示,2018~2020年,硅料价格位于相对底部,龙头企业通威股份、大全能源启动扩产。2021年,亦有不少玩家新进入硅料环节,但是获得合理的利润是生产及保持扩张的前提。“扩产需高额资本开支,硅料新项目从立项、审批、开工到投产至少需要18个月,再加3到6个月的产能爬坡期。随着价格走低,部分后来者或面临在售产品价格低于其现金成本的情形,导致行业清出部分产能,将利好龙头发展。”前述分析师补充说。